健康头条欢迎您的光临!
 

运用中医五行学说治心身疾病

2019-7-8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    中医学中的“五行学说”,将人体的各种组织和功能,归结为以“五脏”为中心的五个生理病理系统,配对五行;将人体的各种情志和表象,归结为以“五志”为特征的五种情志变化,配对五行。“五行”与“五脏&r...
    中医学中的“五行学说”,将人体的各种组织和功能,归结为以“五脏”为中心的五个生理病理系统,配对五行;将人体的各种情志和表象,归结为以“五志”为特征的五种情志变化,配对五行。“五行”与“五脏”、“五志”之间存在着相互资生相互制约的密切关系。当五行不能维持正常的相生相克生理平衡状态时,生克关系即转为乘(乘虚侵袭,克制太过)侮(被克强势,反欺侮主)关系,产生相应的关联性病变。笔者将“五行学说”运用于心身疾病的治疗,通过调理情志、巧妙配伍用药,促进了心身疾病的康复。

  案1 滋水涵木治惊恐伤肾,母子同病

  王老太,69岁,因头痛、眩晕、心烦乏力1周由女儿陪同来院就诊。患者3个月前因车祸致头部外伤,有一过性昏迷史,受惊恐慌、头晕耳鸣,腰膝酸软,盗汗,不敢上街,谈车色变。出示当时CT报告未见明显出血灶,建议复查CT被拒绝。脉细涩尺弱,舌红苔剥。诊得血压146/90mmHg,口服络活喜,查血脂、血黏度略超临界值。西医诊断为脑外伤综合征、紧张性头痛、高血压。中医辨证属眩晕、头痛之肝肾阴虚、肝阳上亢型。拟用滋水涵木法,通过滋养肾阴以养肝阴,柔肝疏肝,平肝潜阳,熄风通络,防止脑卒中发生。选《丹溪心法》之大补阴丸加平肝熄风药:炒黄柏、炒知母、山茱萸、丹皮、白芍、天麻、白蒺藜、川牛膝、钩藤各12克,熟地、生地、怀山药、益母草各15克。水煎服,日1剂。嘱其安心静养,清淡饮食,避免精神紧张刺激。

  守该法随证加减服药共4周,患者头痛、眩晕解除,情绪稳定,已能独自来院就诊和出门买菜购物,见车也不再恐惧。后予全天麻胶囊和六味地黄丸巩固疗效。

  按:本案病机为外伤致脑窍失养,且惊恐伤肾,日久肾阴不足以滋养肝木,肝失疏泄常见情绪波动,烦躁易怒;肝阴不足,以致肝阳上亢,致肝风上扰出现头晕。肾在五行属水,在志为恐;肝属木,在志为怒,其性条达,恶抑郁。故此案为“水不涵木”之证,滋水涵木,肝肾母子同治,标本兼顾比单纯平肝熄风法效果要好。

  案2 抑木扶土治恼怒伤肝,木旺乘土

  周女士,61岁,家属陪同就诊,代诉“抑郁症伴慢性腹泻3年余”。问诊缘于家中失窃后怒气顿生,终日愤世怨言,致家人畏惧避烦,逐渐孤独寡言,情绪低落,自语晦气,然触景即心烦易怒。证见面色萎黄,胁腹作胀,肠鸣腹痛即大便泄泻,泻后痛缓,日行2~3次,纳差,唇舌质淡,舌边齿痕,苔薄白,脉弦细。查肝功能、血脂、血糖、甲状腺功能测定均正常,血压120/68mmHg。拟查大便常规,患者拒绝。西医诊断为“肠易激综合征、轻度抑郁”。中医诊断为“郁证,腹泻”,治以疏肝法抑强为主,健脾法扶弱为辅,拟用柴胡疏肝散合痛泻要方加减:白术30克,白芍、防风各20克,陈皮、柴胡、香附、当归、川芎、大枣各12克,甘草10克。水煎服,日1剂。

  服用2周后,腹痛、腹泻明显缓解,胃纳转佳。守此法随证加减,连续服药6周,腹痛腹泻未再发作,面容气色唇舌转红润,脉缓,自诉“都好了,不想吃中药了”。家属也反映未见其发怒或脾气急躁。

  按:五行中的肝木“在志为怒”,故怒最易伤肝。“脾属土”,“在志为思”,其性升发而恶湿壅,有化生气血的功能。常态下应为“木克土”,肝木条达以疏泄脾土之壅塞。此案患者由于郁怒伤肝,肝失疏泄条达,肝气郁结日久横逆,导致乘脾犯胃,出现肝脾不调,肝胃不和的症状,影响脾(胃)的受纳、消化、运送营养精微的功能,亦称为“木旺乘土”、“木不疏土”。采用“抑木扶土”法,较之一味地使用健脾止泻药疗效好。

  案3 佐金平木治悲忧伤肺,木火刑金

  张女士,55岁,3年前丈夫车祸去世悲泣不已,后常身体不适看病,诊断为更年期综合征;近一周性情焦虑,口苦胁胀,潮热颊赤,伴咳嗽阵作,少痰,日重夜轻,发现2次咳痰带血丝,服抗菌素无效转看中医。诊见舌红,苔薄黄,脉弦数。予胸片DR检查,提示未见明显病变,结合临床。血压130/86mmHg。西医诊断为神经性咳嗽;中医诊断为咳血、郁证。治以泻肝清肺宁络法,选拟《丹溪心法》中的咳血方加减:栀子、黄芩、丹皮各12克,青蒿20克,瓜蒌仁、海浮石各12克,黛蛤散12克,诃子10克。水煎服,日1剂。同时予以心理疏导。

  服药1周复诊,口苦、胁胀、咳血已除,咳嗽略减。改用佐金抑木法,治拟《通俗伤寒论》之桑丹泻白汤,以维持金木相克生理状态。黄芩、地骨皮、桑白皮、冬桑叶、浙贝、黛蛤散各12克,丹皮、竹茹各10克,7剂后又随证加减续服2周,未再复诊,电话随访自诉无咳嗽,无潮热感,心情也好转。

  按:肺属金,金性清肃,在志为悲。五脏相克规律应为金克木,肺气肃降以克制肝阳之上亢。但肝火太旺,反欺侮主,转为木火刑金。又因肺居上焦,其性以肃降为顺;肝居下焦,肝胆同居,以疏泄条达升发为顺。故木火刑金常见一些气机紊乱的证候。本案病机为肝经郁热化火上逆,影响肺气清肃,咳伤肺络,为木火刑金,所以此证重在治肝,目的是抑制肝旺太过,恢复金克木的平衡状态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